走!跟我一起去爬天下第一险的华山

 二维码
发表时间:2019-12-03 08:52作者:deeper来源:华阴旅游

 窗帘拉开,天光已透,难得的一夜好眠,窗外的天空是一大片干净通透的蓝,在期待已久的日子碰上这样的好天气,心情又怎能不雀跃呢?

  若照一开始的计画,华山并不在此行的路线之上,虽然一直以来耳闻过华山的奇险俊美,心神嚮往却没有真正想过总有一天自己也会走上这条路。在出发前的一个礼拜,正找寻着长沙往西安的交通资讯时,意外发现在这条火车路线上会先经过华山才到达西安,那天傍晚迅速地找起了华山的各种资料,几乎不经犹豫就将它列入了行程之一,在之前的计画之中,从来没有来得这么突然又这么果决的了。虽然在中国停留的时间有限,但眼看都要经过却只是与它擦身而过,我想这一辈子都会搥心肝的。

  八点多正式出发,通过昨天没有进来参观的玉泉院,想快点登山的冲动让我没有在玉泉院多做停留,连接华山的小山门前地上大大的「山上」两字,好不热血。此刻上山的人不多,登山的小路上阳光照射不太到,觉得有点微冷,把为了旅行特地买了闪亮防风外套拿出来穿。过了收票口,登山之路才算真正的开始。

华山--西峰索道

  一开始的路程坡度还算和缓,沿着一旁的溪流高度慢慢爬升,走着走着身体也逐渐热了起来。虽然没有过什么登山走步道的经验,但知道路很漫长,所以也不急着走太快把体力一下子消耗完,路上虽有零散的登山客,难免会有想要较劲超越的心态,但还是按耐着自已不要心急。

  一直以来自己做事的原则总是要有所保留,以因应之后可能不预期会出现的种种可能。也许是长久以来跑步养成的习惯,一开始如果太心急想耍帅而冲得太快,到后面就会非常痛苦,甚至停下来用走的。如果是在熟悉的地方还能有对体力的调配有所掌握,但如果身在一个陌生的环境,不晓得终点还有多远,更不知道到达终点之前还会遇到什么状况和难关,这时候如果不做点保留,当事情真的发生时才发现已经没有多馀的心力去解决了,就会落入进退不得的两难窘境。

  人生也可以比拟成一段长跑,而且终点距离非常得远,甚至你不会知道终点到底会在哪里。但这个长跑里面,你却不能太过的保留,唯独这一次的,你不能因为担心终点还很远而不放手一搏。参加一次的长跑,最重要的是能够顺利得跑完全程,其次才是跑得快或慢,但人生这场赛道上,所要比的并不是要比谁快或慢,或是谁跑得比较远,而是过程跑的精不精采、尽不尽兴。

  在开始攀爬阶梯之前,一切都还只是小儿科,只是暖身操。路上经过了几次有几间民宅的休息站,房子门口有住户在贩卖着补充的干粮和水,据说越往山上走,这些东西的售价会越来越昂贵。毕竟要运上这些东西,绝大多数都是靠着人力一肩担起,看到不少挑夫们担着成箱沉重的瓶装水,莫不感到佩服,经过在路边休息的他们时,总试着给予他们一个肯定的微笑,那些为了生计的人们,一肩担起的不仅仅是物资,更是他们生活的重担。

  缓缓的步道上慢慢走着走着,没来由得忽然闻到小上海咸酥鸡的味道,在这样的山里面怎么会有盐酥鸡的味道跑出来呢?我好奇的张望着四周,但没有任何有可能发出这味道的东西。难道是我的心理因素作祟吗?

华山

  将要开始爬阶梯之前的最后一个休息站,店家还特地立了招牌写上这是最后的休息站,最后我还是禁不住诱惑买了三瓶水和一些补充的干粮。既然要买就应该早一点买的,越往山里面走物价就越昂贵,光是在这边就花掉了43块人民币,真的不买则已,一买就没完没了啊!

  从出发上路之后,肚子就一直觉得怪怪的,早上没有特别吃什么,难道是昨晚的OO面出了什么问题吗?最后终于忍不住,再这样带着翻搅的肚子上山也不是个好办法,但偏偏路上又没见到任何的厕所,只好躲到某个类似管理室的后方草丛内,一个一般人应该不会到达的地方,确认一下不会被看到之后就就地解决了。我知道这样做实在不太卫生,但在那个当下真的是没有办法了呀!解决之后感觉体内清掉了一些东西轻盈了许多,但肠胃似乎还在隐隐骚动着。

  开始攀爬阶梯之后,体力的调配变得更加重要,不单单只是唿吸节奏要保持规律,如果太急着冲的话两只脚的肌肉到最后也会变得无力的。我照着稳定而缓慢的步伐,一阶一阶踩着攀升,从一步一阶变成了两步一阶。这些都还只是前菜啊,不能在这里就把体力都耗光。

  就这样一路通过了五里关、沙萝坪、毛女观、通仙观,到达九天宫时已经到了太阳可以照射到的山腰了。以前曾玩过一个网路游戏,里面华山也是这样,得经过好长的一段山路才能到达顶峰的道观,游戏里的场景设定是在雪地里的,当时游玩就已觉得场景的辽阔与壮美,等真正身在华山,那种感觉又不只是这样了。虽然游戏里的场景只是虚构,但确实提供了我对于华山的种种想像,而如今置身山中,我试着想像这里冬天里满山积雪的模样,在那样的景况下要上山下山想必是更加的艰难;想像当年那些前来此处求道修仙、或者诗人文豪们,更甚至是担着木头砖瓦在这里搭建起一栋栋的观寺、一石一石铺下如今我们脚下步道的工人们,他们在这样仙灵秀气的山中,又曾想像过些什么。想看看他们的想像。

华山

华山

  百尺峡的出现来的有点突然,又爬完了一段阶梯得到一个暂时喘息的小平台,百尺峡就默默躺卧在左手边,右手边则是另一条人们重新开闢、难度较低的道路。百尺峡的坡度陡峭、至少有七八十度以上,而且每一阶的长度不及整个脚掌之长,宽度几乎只容两人爬行,如果爬升的过程中有人从上面下来,会车的时候就得更加的小心。

  我在平台上喘口气,等上一批人下来之后准备一口气爬上去。攀爬得过程中会觉得自己好像是趴着往上爬,整个身体尽量贴近阶梯避免重心往后倒,爬到中间的石缝间回头看,如果一失足几乎就要直接空降到地面。

华山

  过了百尺峡之后,后面紧接着就是千尺幢。千尺幢看似不如百尺峡陡,但攀爬起来却不比百尺峡容易,中间一段更甚是没有人工的阶梯,而是直接在山壁上凿出一排排小洞来充当脚踏的台阶,直到过了惊心石才总算能够好好挺起身子走。回头一望这两段连续的陡峭阶梯,虽然两旁有铁鍊可以攀扶,但仍然是惊险万分,也使得一路沉闷的上坡阶梯路变的有趣许多。

华山

  但如果以为这样就结束的话那就大错特错了,再往上走没都久,就在要抵达北峰之前还有最后一关,那就是老君犁沟。比起百尺峡和千尺幢,老君犁沟一样的陡峭,阶梯一样的狭窄,而且每一阶甚至是倾斜不平坦的、一路弯弯曲曲也不如前两者笔直向上来的单纯。也许每个人攀爬的感受不一,但我觉得千尺幢难于百尺峡,而老君犁沟又难于千尺幢,每一阶我都得要双脚确实採稳了才迈出下一步,也因此相对花了不少时间在走三段路。

  过了老君犁沟之后眼看北峰就在不远处了,慢慢感觉到人潮变多,在上到北峰顶之前有一些小楼房,我在其中一间外围的走廊,四周的围栏可以供人坐着休息,从这里可以一观一路走上来所途经的山,从来时的仰望到此刻的俯瞰,虽然看不见来时路,但可以远眺模模煳煳的华山市。一旁听见有人用熟悉的语调在说话,凑耳仔细听了一下谈话内容,原来是臺湾来的游客,自从进到大陆以来就没有再遇到过台湾人,虽然没有凑上去打招唿,但也让我有了点安心感。

  在北峰顶上等了好一阵子,才终于等到没有游客经过、可以好好的拍一张照片。到了北峰之后,才开始真正的主菜上场,游客明显多了很多,应该不少都是搭乘索道上来的,在这里我们习惯的缆车他们称之为索道。索道站的旁边有另外一条快速通下山的山路,但没有机会实地去走走看不知道情况是怎么样。另一旁有处立有华山论剑碑石的小平台,业者收费提供古装并拍忙拍照,好不容易才找到空挡可以拍下没有游客的风景。

华山

  没有在北峰逗留太久,继续往金锁关迈进,一路过仍是爬上爬下,并不比之前的路好走,加上走在山顶间的稜线上几乎没什么树荫可以遮蔽,身体直接曝晒在热情的太阳下。比起其他三峰,北峰的位置跟它们距离稍微远了一点,所以即使偷懒搭乘索道躲过了「自古华山一条路」的上山路线,想要往另外的「天外三峰」也是得走上好一段惊险的路。走到一半就远远可以看到着名的苍龙岭,最有名的传说就是韩愈在那里中二的把书都往下丢掉,并且哭着不敢再往下爬了。

华山

  真正走在苍龙岭的时候其实根本没什么机会好好拍照,因为阶梯狭窄,一停下来可能就会挡到后面的人。苍龙岭之险在于狭窄的走道两旁就是万丈深渊,大概为了方便快速不得已才在这惊险陡峭的山稜线上开路上山。途中遇到有白髮苍苍的老奶奶也在爬这段路,觉得非常不可思议,我还在思考着说要是带我家人来的话他们恐怕没有办法爬这段路,而这位老奶奶看起来至少有六、七十岁了却一步一步虽缓慢却无所畏惧的攀爬着。不只是我觉得惊奇,一旁其他的游客也觉得惊讶,问了一旁的老爷爷,他才说他们每年都会来爬华山。

  才想说韩愈怎么这么中二,但其实在那个时候根本没有旁边这些铁架铁鍊啊,再加上如果天气不好,可以想见那会是多么惊险的一段路。而过完苍龙岭以为金锁关会紧接在龙尾巴,殊不知还得经过一连串曲曲折折的阶梯步道才终于抵达金锁关。

华山

华山